关键字搜索:
当前位置:
又是一年清明时
发布时间:2017-04-05    来源:    作者:拓振强      浏览量:

丁酉年清明前夕,我又回了次乡下老家,给已经作古的父母上了回坟。

山上漫山遍野的桃花开了,春燕飞来飞去,田野里、山坡上,勤劳的农民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远远望去,山下错落有致的一排排窑洞的烟筒里冒着缕缕青烟,我一下子又想起了起来,噢,那些心灵手巧的婆姨女子又开始她们的制作――蒸子锤、捏花花。

蒸子锤、捏花花是老家南川清明节的传统风俗,历史久远。从我纪事起,每年的清明节前夕,村里的婆姨女子就早早地行动起来,蒸子锤、捏花花,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很贫困,一点白面平时根本舍不得吃,总要等到清明这个时候才拿出来派上用场,如果谁家没有的,借也要借二升回来。孩子们一年四季除了盼过年,就是盼清明,因为清明就意味着又有白面花花吃了。

蒸子锤、捏花花的原料和工具其实也很简单,原料就是白面,辅料就是要一些黑豆、糜子之类的谷物,用来当作鸟兽鱼虫用,工具就是剪子和梳子,然后再准备点红蓝食品色颜料。把面发酵好后,要揉到,碱要打的正好,为了保险起见,先要弄一小块面团在锅里试蒸,等觉得均匀正好时,才开始制作。一个子锤大概要用七八两面,蒸出来直径有二十公分左右,上面点缀着面花、枝叶和小鸟等,一个子锤足够两个人吃。捏的花花有飞禽走兽、也有花鸟鱼虫等。未婚男子家要给没过门的对象送一对大“抓髻”(样子就像女子盘起来的发髻),象征着女子贤淑、庄重、漂亮,未婚女子要给自己的对象送一对大老虎,象征着男子威武、健康、雄壮,并都拿红毛线绳拴在一起。

我的母亲虽然不识字,但生来心灵手巧,是前后里庄有名的巧手,剪窗花、捏花花样样在行,很是让庄里的其他女人羡慕。每逢清明,她总是被我的那些大婶大嫂们请来请去给她们帮忙。因此,我母亲总是提前几天就开始给我们姐弟五个做。给我的姐姐和妹妹们捏的有花篮、抓髻、小鱼、小鸟等,给我和弟弟捏的有老虎、小猴、小兔、小羊等,出锅后用红蓝颜料一染,一个个形态可爱,栩栩如生。那时候我常常帮母亲抱柴禾、拉风箱。母亲把蒸好的花花在锅里烘干,又给我们五个分好。记得一人也就分七八个,我总是把分给自己的放在一个小纸盒子里,上学时我母亲给我们每人书包里塞进一个花花,在学校里,我总是用手摸摸,舍不得吃,放学回来,我们花花还在书包里装着……

如今,我的母亲已长眠九泉,我也是年过知命之人了,可每逢清明之时,总是想起那些往事。

近年来,子洲县委、县政府重视民间传统文化的发掘和整理,并将子洲面花申报为省级非物质文化保护名录,我的家乡、重耳逃难栖息之地――园则坪村去年成功举办了首届清明节面花大赛,今年又扩大为全国大赛,真是可喜可贺。

编辑:王 瑞   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