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当前位置:
陕北秧歌与唢呐匹配之谜
发布时间:2016-11-10 15:54    来源:铜川市国家税务局    作者:王祖文      浏览量:

陕北秧歌与陕北唢呐是一种什么关系?

今天看,好比是一对最深情的恋人关系。没有陕北大唢呐伴奏,陕北秧歌顿时少了韵味、少了情致、少了一种美态,剩下的似乎只是一种机械的体育锻炼式的运动而已。我们有过这样太多的经历,没有陕北大唢呐的伴奏,单纯用打击乐的话,声音太枯燥、太鸣耳,舞蹈中的愉悦感、美的体验感、美的创造感大打折扣。用我们老百姓的话说:扭着扭着就不想扭,就没劲了。

那么,陕北唢呐在陕北秧歌活动中为什么能出现这种美的效果呢?

这与陕北大唢呐的独特魅力有关系。唢呐艺人领秧歌队表演时,吹节奏明快的、愉悦感强的调子本身就营造中一种浓浓的快乐的磁场,快乐性、催情性自然增加了。与此同时,唢呐乐曲的吹奏本身就是带有乐曲的情景性、情节性、故事性,这样,给广大观众一种温润、舒朗的暖适感、快乐的弥漫感、包裹感,从而升腾成一种立体式的、多维式的、发散式的快乐感。所以唢呐声一旦响起,秧歌队员、秧歌导演的精气神立刻就提升起来了,快乐感就开始涌动起来了。此时此刻,犹如恋人之间,由一个眼神、一句话语、一个动作,到交往深了后的相知、想爱、想融,完全成了一种融合关系,一种增彩关系。

陕北秧歌本身是一种情感的大快乐舞蹈,是一种情绪的大抒发舞蹈,陕北大唢呐是一种重量级乐器,由这种乐器发出的欢快乐曲本身就是一种大欢乐的乐曲,一种大催情的乐曲、一种大助兴的乐曲。一种大欢乐的舞蹈与另一种大欢乐的乐器所吹的乐曲无缝隙地交融起来,本身就是一种大美与另一种大美的交融,是一种大乐与另一种大乐的交融,是一种大享受与另一种大享受的交融。这种音乐与舞蹈的交融犹如神助一样,一种无比奇妙、无比美好的神奇效果就这样产生了。

在黄土地上,当好的陕北秧歌与好的陕北唢呐交融在一起的时候,交融到高潮的时候,观众为之欢呼、山河为之陶醉,这种艺术效果真正是大美奇美啊!人们不能不无数次从心底感叹:陕北人实在是太聪明太智慧了,太会娱乐了,太会享受了。也确实如此。如果在举办陕北秧歌活动时,一旦完全换成用小唢呐伴奏,立刻效果就大打折扣。那种立体式的快乐,温润式的快乐,弥漫式的快乐,包裹式的快乐顿时减少了很多。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陕北大唢呐天生的有一种独特的窝音。这种音本身就有一种浑厚的通透的效果,有一种厚实感、厚重感、悠扬感、回旋感、浸润感。这恰好与陕北人的审美趣味相吻合。陕北人骨子里喜欢厚重的东西,喜欢有肉头的东西、喜欢大气的东西,喜欢表里如一的东西,不喜欢表面的花里胡哨的东西。所以,人们对乐器也好歌舞也罢的选择是必须与自己的审美趣味相吻合的。正是这样,经过时间长河的淘洗,人们不仅选择了陕北大秧歌,而且选择了与之最佳匹配的陕北大唢呐的伴奏。这才是核心原因也是本质原因。

在陕北秧歌活动中是什么时候开始陕北大唢呐伴奏的?其实,这个问题未必有一个统一划线的完全标准的答案。有的老秧歌导演说,在他们幼时,子洲一代的秧歌活动完全是打击乐,根本就没有唢呐伴奏。有的绥德老唢呐艺人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陕北大唢呐已经开始领秧歌了。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陕北唢呐才开始比较大规模地出现在秧歌活动中呢?而此前基本是以打击乐为主呢?

我以为,这主要与陕北大唢呐自身的发展历程有关系。在民国初期,陕北大唢呐杆子一尺二寸长,碗子及喇叭口的弧度大小大概是现在的一半左右,这样发出的声音沉闷、单薄、尖干。一言以蔽之,美感大打折扣,与秧歌所需要的高亢、音大、音远不是很符合的。在民国十七年,唢呐艺人李大牛与米脂铜匠吕五试着将唢呐碗口试着扩大了一倍,发现音量大了、声音传的远了,美感也明显增加了。从这个时候到新中国成立的近二十年间,想来应该是如今这样形制的陕北大唢呐逐渐融入陕北秧歌活动的萌芽过程,因为这个时间段里,整个陕北处在饥饿与争取解放的过程中,也正处在陕北唢呐艺人普遍没有社会地位的非常底层的过程中,所以社会和特定的历史很难给唢呐艺人提供更为宽广的平台,也很难容得下他们像今天一样站在人群的显著位置领奏陕北大秧歌的,历史上的陕北唢呐艺人地位之低让人非常吃惊:唢呐艺人办事时吃饭只能自己单独吃,最后吃。在一些地方,人们甚至到了不愿意和陕北唢呐艺人说话的地步。在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唢呐艺人地位的逐步提高,陕北大唢呐才开始大规模地融入陕北秧歌活动中来。所以说,陕北大唢呐与陕北大秧歌有机结合是时代发展与社会进步的选择,正是这种进步的选择让我们欣赏到了今天这样大美奇美的地方民俗艺术。

翻开陕北各县的县志,在明朝,就有陕北秧歌聚众欢乐的记载,那个时候,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陕北大唢呐聚众伴奏,有的应该是更多的打击乐。当然,那个时候,陕北唢呐先前在官府,后来流落到民间,但是那种短杆、小碗唢呐不成气候,也不成比例,即使真正有机会抬高他们的身价让他们领奏,也难以起到今天这样的艺术效果的,而他们不仅其实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在群体秧歌娱乐中独自突显出来领吹的。

今天,陕北唢呐艺人领吹陕北秧歌表演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二者的美妙匹配融合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多的快乐,当我们一次次享受这种快乐的时候我们回望二者从分离交叉到今天美妙融合的历史,我们会百感交集。会真切感受到我们享受这种快乐的不容易。遗憾的是太多的人不知道这种不易,甚至包括一些唢呐艺人也不知道这种历史。于是,在现实活动过程中,会出现漫天要价、会出现重钱不重艺的现象。但是,这毕竟是个别现象。现在,我们已经步入了陕北民俗文化保护、利用、发展的新时期,我们相信:时间比人强,在时间推移与发展的进程中,二者的理想化融合会给黄土地的人们带来更多的精神快乐,当然不仅仅是精神快乐。


编辑:董林果   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