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当前位置:
秋收乡景 作者/王祖文
发布时间:2017-10-09    来源:作家协会      浏览量:

大灾后的陕北子洲秋收是什么图景?还有理想的收成吗?受灾的乡亲们从灾情中元气恢复了吗?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我回到陕北子洲乡下,直接参与了秋收。

乡下的农人的勤劳令人震颤。早上5点黑乎乎的时候,一些早起的农人就陆续出发了,5点半左右,婆姨女子们就开始在山地里掐糜穗、刨洋芋、拔红小豆。我的老母亲75岁了,依然如此早出收秋。今年山地里庄稼的长势甚至好过去年,那蓬勃的枝蔓、那稠硕的果实将水灾带来的愁叹正在击退。就山地里的果实而言,或许是雨水多的原因,未必比去年差,但是局部的涨落还是存在的。水冲之处,几无收成;种子品种不好的地段,收成是明显逊色许多。地处坝地沟地的庄稼损失是明显的,洪水过处,玉米倒伏严重处基本没有什么收成。

乡下的农人的自救能力值得惊叹。“7.26”洪灾后,农人庄稼能补救的迅速进行补救,有的以蔬菜补救,有的以其他晚秋作物补救,有的甚至以其他产业补救。去年此时,不少在外打工的在外没有合适的活干主动回来参与秋收,今年这时,恰恰相反,打工的在外活多,无论是小工,还是匠人,活都非常稠密,小工的日工价稳定在150元~160元,匠人的日工价稳定在300元左右。这个工价高于陕西关中一些地带。这种以工补农的自救方式成了多数农人主动的选择。乡人真是群体性的勤快勤劳啊!村里有一位光棍汉往年死守家园不出门,今年,主动从土地上退出来在外干活,连中秋节都忙不过来啊!

乡下农人的互助传统非常宝贵。现在,尽管乡村里农人种植规模偏少,但是秋收依然是大忙季节。年轻人忙不过来,80岁的老人都主动帮忙。外出的忙不过来,在家的哪怕是身有残疾的人都尽其所能给予帮忙。你用我家的牛,我用你家的驴;你帮我刨洋芋,我帮你割谷子。你帮我家背豆蔓,我帮你家捶葵花。人帮人,工变工。我给你家嫩玉米棒,你给我家秋红薯,你在春天帮过我种谷子,我在秋天给你一些土鸡蛋。情情意意,意意情情,情意交织,甚是温馨啊!农人送礼的方式时间很是独特,白天几乎忙的没有时间送,大都是在早晚出工收工回来送,用筐子送,双手抱住送,背的送。这些礼品都是自己的土特产品,未必值多少钱,但真诚及时,而暖心,非常有意思的是这种爱的传递没有中断的时候,就这样一直延续着,扩散着,给人一种没完没了的感觉。秋收没有闲人,性子急的连走路都是一路小跑,生怕动作慢了果实落在地里按时收不回来坏在地里。动作快的收割回来的,主动将自己的果实给老年人送一些,给城里人送一些,给没有种的人家送一些。反过来,城里人将自己的东西给农户一些。在礼物相送的过程中,从院落里走到院畔,从院畔走到沟路,你推我挤,你赠我让,真情弥漫,纯谊流淌,确实感人。乡情互帮互助的浓重体现在秋收时节体现的真是充分啊!

我在山地上收秋,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一些流行的陕北民歌,原来是一位村里妇女在对面高山地上掐糜穗,带着放歌机子一边干活,一边放歌。我就好生奇怪,这女人怎么有这么好的心情天天干活中放歌听歌呢?后来当面碰见了才知道了内情:糜子大丰收了,老公与儿子在外打工收入不错,这女人心情好,自然就主动给灾后的山沟带来歌声带来欢乐。我听了这歌声,这哪像灾后的山沟啊!这简直是欢乐的丰收图啊!

更让我大为惊叹的是在秋收的时节里,我们村附近的姜家沟村成了欢乐的海洋。这个村举行在外工作的人回村聚会活动,有秧歌,有唢呐,有表演,有歌唱,数百人自发聚会,如同娶媳妇一样,我所在的村庄有三位媳妇娘家是姜家沟人,她们都连收秋也顾不了了,疯了似地跑娘家去热闹去了。她们将热闹的视频不断地给我发过来了。我在山地里一边收秋,一边分享他们的快乐。我看着她们优美的舞姿,听着她们欢快的歌声,我也被感染了。我的脑子顿时闪现出百年不遇的“7.26”子洲洪灾的场景,短短70天时间,父老乡亲们能从大灾中挺立起来,坚强起来,现在甚至能欢乐起来,歌舞起来,如果不是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如果不是社会各界的大爱帮助,如果不是他们自身积极主动的努力,能有今天这样欢快的秋景图,秋乐图吗?没有,在这块地方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起早贪黑在山地里收秋,询问了主要农产品价格,依然不高,玉米的价格一度时期甚至掉到每斤7角,洋芋的价格整袋走每斤8角。显然,如果不是规模种植的话,这样的价格站在山地农人的角度感觉是有些偏低了。其实市场是一个自动的调节器。当农民感觉种植无利可图的时候,他们是自会趋利避害的。那个时候,也许这自然就不是一种担忧了。在关注农副产品价格的时候,我意外发现子洲的黄芪价格确实不低,一个手掌大的塑料袋中剪成片的黄芪竟然卖50元,如此价格实在令我没有想到。也许真正的好东西就该有如此的价吧!两相对比,我不能不佩服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神奇!

当我在山地里独自估摸农副产品的价格时,我突然想:其实,有形的价格我们可以算计,无形的价格无论如何是不宜算计的。农副产品的纯天然性无污染性能算计吗?农人们大包小包赠送这些果实时,这种情意能算计吗?农副产品注入的劳动者辛苦的汗水敢算计吗?仅此,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物有所值在不久的将来不是梦。

置身大灾后的家乡秋收现场,真实感慨不已:我们灾区的父老乡亲确实处在了一个好时代。我感觉我收获的不仅仅是土地上结出的果实,而且我收获的是我们的社会制度成功的果实,我们党和政府英明领导的果实,我们国家从富到强的果实,我们人民互助大爱的果实。有了这样的累累硕果,心中真是比蜜甜啊!

编辑:王瑞   审核: